成人用品:www.2s.tv
shaoyang.jiuzhaoren.net > 穿越小说 > 醉卧江山 > 第三百六十章 铜钱再现
    苏牧不断的告诫自己,真正的勇者,不该向弱者展示自己的力量,而个体则不该承受族群的罪孽。

    他也不想通过虐待这个巫师,來报复整个斑人部族,因为这样只能让自己变成另一种斑人。

    可当他看到这个斑人沒有一丝罪恶感,他就清楚的知道,这个斑人是彻头彻尾的罪孽者,他在斑人部族里的地位绝对不低,而且他擅长驱虫,说不定他才是真正的首恶,即便不是首恶,他也不会无辜到哪里去。

    怒火,让苏牧停不下來,当他拗断对方的手,若对方哀嚎痛哭惊叫,或许苏牧会产生罪恶感,或许会冷静下來。

    可巫师的目光充满了怨毒,充满了愤怒,充满了屈辱,唯独沒有恐惧。

    如果恶人懂得恐惧,起码说明还有救,因为恐惧也是人性的一种,可如果恶人连恐惧都沒有了,那么就真的十恶不赦,对待这样毫无人性的人,根本就不需要跟他讲什么人性。

    可苏牧却忘了,这个巫师或许沒有人性,但苏牧自己却是有人性的。

    折磨或者杀死一个沒有人性的恶人,会让自己变成同样的恶人。

    只是苏牧已经不再有这样的顾虑,一直以來,他都活得太压抑,活得小心翼翼,所有的事情都需要谋而后动,这样会很累,会很不洒脱。

    他希望自己能够放任一次,将心头的积郁都发泄出來,而当他羞辱这个巫师的时候,他感觉浑身畅快,感觉通体舒畅,有一种满足感,充斥着自己的身躯和灵魂。

    巫师趴在地上,而他则将巫师的衣服裤子全身撕裂开來,沒有剩下一点点,而后打翻油灯,点燃了那些衣物。

    这些衣物之中许是沾染了纳虫的药物,极易引燃,轰得就烧了起來,但奇怪的是,并沒有产生太多的烟雾,少许烟雾从舱门的缝隙冒了出去,舱外很快响起了脚步声。

    “沒事,别來烦我。”

    舱外的脚步声戛然而止,而后又轻轻地退了回去,在所有人的眼中,苏牧从來都是谦谦有礼的形象,似乎大家平常都沒怎么见过他发脾气。

    而这一次,他们终于领略到,原來苏牧也是会发火的。

    这世界上就有这么一种人,细究起來,或许他沒什么特别的本事,长相也稀疏平常,平日里也沒帮过你什么忙,可你有酒喝的时候总会叫上他,有聚会k歌也会想到他。

    他便是坐在那里,氛围就会融洽欢乐,你有什么心事或者疑惑会想要他开导,总觉着能够从他那里得到答案,但连你自己也说不清,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或许每个小生活圈子里,都会有这样的一个人,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那个人身上,有种东西,极具吸引力,那种东西叫魅力。

    魅力看不见摸不着,但却又能够让人感受到它的存在,即便他沒有为你做过什么感天动地的事情,只要他一发话,总能很有号召力地聚集起一帮人來。

    如果认真回想起來,或许苏牧就是这么一个人,他的魅力來自于他的神秘,來自于他无法与人分享的穿越经历,來自于他两世为人的智慧和对历史的大局认知。

    所以当他真的生气了,也不会影响他在众人心目中的形象,因为他生气的时候,更像一个普通人,更容易被身边的人了解,这也是身边的人最想去探究的一件事情。

    舱外的脚步声消失之后,苏牧仿佛彻底放开了一般,他看着巫师光滑而富有曲线的背部。

    他的肩膀很窄,有些娇弱,腰肢很细,臀部却翘挺紧实,双腿纤细修长,又充满了健美的力量感。

    无论从何种角度來看,这都像是一个女子的背影。

    苏牧沒有猜测的**,他直接抓住巫师的腰肢,将他翻了过來。

    不出所料,他的胸脯是平坦的,极度的平坦,但两点嫣红却很明显,周围还有淡粉色的乳晕。

    苏牧有些惊愕,这让他稍微冷静了下來,他的视线自然而然地往下延伸,而后有些难以置信,而后松开了巫师,有些无力地坐在了木板上。

    地上的衣物慢慢烧成灰烬,只剩下暗红色的微光,他能够看到巫师弓起身子,抱着膝盖,深深埋着头,沒有言语。

    微光之中,巫师的泪珠像黑夜之中的星,落在木板上,啪嗒一声,而后溅开一朵悲伤的冰花。

    这让他瞬间冷静了下來,他终于生出了罪恶感,但他并不愧疚,也并不后悔。

    同情弱者也是人类的本性,特别是同情女性的弱者,在这一点上,苏牧与其他人并沒有太大的区别。

    本该释放自己罪恶本能的举动,因为发现巫师是个女子之身而宣告终结,苏牧不知道自己得到了些什么,却很清楚地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

    他从來就不是什么好人,但也自诩不是一个坏人,可这样的想法,在这一刻,突然变得有些摇摆不定了,或许刚才自己的所作所为,已经让他变成了一个坏人。

    虽然在别人的眼力,苏牧是个极其杀伐果决的人,但他却始终觉着自己有点婆婆妈妈。

    所以他在黑暗之中坐了一会儿,最终还是走出了船舱。

    他从不担心这个女巫会像那些女俘虏那样去死,因为她是斑人,在最恶劣的环境之下仍旧想要坚强活下去,甚至不惜造下滔天罪恶的斑人。

    他沒有得到想要的那种解脱,心绪反而变得更加烦躁,不过他最终还是带着一套衣物和一小葫芦淡水,回到了船舱。

    他沒有进去,只是将衣物和葫芦放在门后,随之关上了舱门。

    苏牧來到了甲板上,清冷的海风一吹,他变得更加清醒,看着星月映照在海面上,分不清哪里是海,哪里是星空,然而如此唯美的一幕,却让他觉着自己更加的邪恶。

    他缓缓坐在甲板上,靠着船舷,觉得迷茫,像个犯了错的孩子。

    陆青花扈三娘乃至于燕青都沒有來打扰他,然而过得片刻,一个高瘦的身影却出现在了甲板上。

    这人穿着斑人的五彩衣,头上却沒有戴鬼面,清矍的面容,凹陷的双颊,眼窝凹陷,鹰钩鼻子,可不正是苏牧的便宜师父乔道清么。

    乔老道神出鬼沒,出现在这里并沒有值得惊讶之处,想來燕青便是他给救回來的了。

    他在苏牧的身边坐了下來,递过來一个酒葫芦,苏牧沉默不语,凶猛地灌着酒,直到呛得酒水从鼻孔喷出來,才咳嗽着流眼泪。

    “你为什么不救他们。为什么。”苏牧死死抓着乔道清的衣领,喷着口水鼻涕,双目血红地质问着。

    乔道清能够将燕青给救出來,他穿着斑人的衣服,显然已经混进斑人的部族不短时间了。

    只要制造一些骚乱,就能够制止斑人用大鼎煮活人的恶行,相信以乔道清的本事,是不难办到的,所以苏牧质问乔道清。

    他深知乔道清是个真正能够隐忍的人,他如果贸然救人,必定会暴露自己的身份。

    可究竟有什么事情,能够让乔道清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发生,却无动于衷,选择继续潜伏。

    “那些被活剐的人,包括你救回來的六个女人,沒有一个是无辜的,他们手上沾染的鲜血,绝对不会比斑人少。”乔道清的心里本來是想这样解释的。

    可话到嘴边,他又决定不说了,因为他知道,苏牧很快就会想通这一点,如果连这一点都想不通,那么苏牧也不可能成为他的弟子,更不可能活到现在。

    所以他只是冷哼了一声,推开苏牧,夺过苏牧手里的葫芦,沒好气地对他说道。

    “我当然要救人,不过救的不是这些死有余辜的人。”

    苏牧闻言,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斑人或许俘虏了方七佛或者大光明教之中极其重要而关键的人物,寻常人根本就不值得乔道清去救。

    虽说乔道清是自己的师父,但苏牧也很清楚,乔道清还是那个乖僻古怪的幻魔君,他可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你要救谁。”

    面对苏牧的疑问,乔道清只是慢悠悠喝了一口酒,而后朝船舱的方向努了努嘴。

    “我要救的,正是被你视为茹毛饮血吃人喝汤的斑人。像船舱里被你扒光了衣服的丫头那样的斑人。”

    “什么。。。”这次连苏牧都有些糊涂了,不过他很快就反应了过來。

    或许是自己先入为主的关系,他确实将斑人打入了乔道清所言的罪恶食人族行列,但事实上,冷静下來之后,他也想过很多,包括离开烈火岛之前,他看到的一切。

    而乔道清接下來的解释,也验证了他的推测。

    烈火岛上的斑人,其实分为两部分,真正的土著斑人,和后來镇压和征服斑人的那些“伪斑人”。

    而所谓的“伪斑人”,就是苏牧看到青雀儿刺青,得出推论的那些人。

    他们确实是大焱的破落军户叛军贼配军草寇贼匪和江洋大盗,里面也不乏武林之中成名的大恶人。

    土著斑人有着自己的图腾信仰,烈火岛虽然资源丰富,但毕竟太小,斑人部族的人口不断增多,资源就会吃紧,所以他们崇尚自然,向來保持着感恩的心,与自然和谐共处,连杀死猎物之后都会对祭拜森林之神以表示感谢,又怎么会做出那样的恶行。

    这一切自然都是那些“伪斑人”带來的,包括罪恶的大铜鼎,也都是伪斑人的杰作。

    在沒有俘虏的情况下,他们会出海掠劫过路的海盗倭寇,当成牲口一般养着,待得冬季过后,蓄养的动物都被吃光了,就会利用这些俘虏,來诱捕新的野生动物。

    有时候一年到头都沒有碰到过路的商船或者倭寇海盗,他们就会命令土著斑人,献祭自家的孩子。

    所以真正的恶人,其实是那些伪斑人。

    听完乔道清的解释之后,苏牧的罪恶感更加浓烈,一想到船舱里那瘦弱的身子,想起那微光之中的眼泪,他就觉着无地自容。

    苏牧紧紧捏着拳头,抬起头來朝乔道清问道:“这些伪斑人为何要占据烈火岛,精神奴役这些土著斑人。他们的幕后主使又是谁。到底有些什么目的。”

    苏牧绝不会天真的认为,这一切只是因为那些伪斑人走投无路,因为伪斑人的所作所为都经过精心的策划一般,如果不是某个组织势力的指使,绝不可能顺利奴役这些土著斑人,因为他从船舱里那个女巫的身上,看到了土著斑人是如何的坚韧不屈。

    乔道清沒有回答,他只是冷笑了一声,而后摊开右手,拇指食指往上一弹,只听得叮一声脆响,一枚金色的铜钱在半空中翻滚着...

    “是他们。”这已经不是苏牧第一次见到这种铜钱,他也听说过铜钱的传说,但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如此神圣的传说,竟然会与如此丑恶的罪恶沾上边。

    ...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训练家的格斗之路 抓住那个叛徒 半仙 凤染君策 重生90:辣妻要翻天 相见相离 剑卒过河 汉末文枭 神祇领主时代 神道丹尊 成为团宠后我一直在掉马 特战天神 反派大佬的农家媳 韶华缘梦录 流年千载忆成空 死亡代言人 我真没想到会出现怪兽 突然成仙了怎么办 三国之 画爱为城:七少,一往情深 万界仙王 真爱与苦难 小阁老的田园娇妻 听说我是你还想找的那个人 女神的上门狂婿 负一世一生名 极道武学修改器 诸天探索者 策天谋 归藏剑仙 阴阳至道 寒门祸害 嫁给太监驸马后他谋反了 醉风月 不负金银不负君 住手!这根本不是决斗! 逆袭之废柴大小姐 玩转阴阳界 三国之我是曹昂 阎罗圣域 凰后归来 山海妖墓 修真聊天群 至隐圣仙 江上寒月明 喜剧天王 重生之古玩人生 肆虐韩娱 太荒吞天诀 重生逆流崛起 镐京出猎 联盟之从妖姬辅助开始 斗罗之圣剑使 几世不忘 邪剑诸天 寻姻缘 仙魔春秋 我想让你爱这个世界 花都极品主宰 慕嫡娇 朕又不想当皇帝 剑道龙尊 娱乐圈里的泥石流 宠妻成奴:王爷跪地唱征服 我王腾有冠军之姿 回乡小农民 梦回大明春 我就是个挂王 大周仙吏 吞噬苍穹 进化游戏零 天耀星官 相思长恨歌 一胎六宝:总裁爸比超凶猛 秒杀 盲目的茉莉 回乡小农民 赵旭李晴晴小说免费全文免费阅读 带娃种田后我成了女首富 极速爱情 古神的自我修养 冥境之锋 炮灰千金强势回归 暗杀都市之黑狗 剑行九天 盛世谋春秋 穿越之七公主的爱情 绝世妖劫 苍玄纪 至尊武神 捍卫荣耀 签到斗罗从史莱姆开始 名门女帝 我气哭了百万修炼者 万古第一皇 异界魔头在都市 斗罗之诸天抽奖系统 凤征天下 等我有钱以后 逆袭之超少年密码 仙子请自重 开局奖励一亿条命 武林生死令 草莓味月亮 我心中的敌人 庭院不知深 摄政王府小作妖 你说的一方海 末世胖妹逆袭记 图腾甲 成神从被全宇宙狩猎开始 妖神记 元灵法则 命运转盘师 深穴 误入官场 美男志 重生之极限进化 腹黑易少之樱花落雨 符篆苍穹 迷雾岛游戏:我能看到提示 爱我请你放手 大魔王 命运之魔途 天刚传 神魔养殖场 网游之天下无敌 开局楚霸王 修真界败类 长夜行 战王,王妃又要休夫了 梵仙传 倾君戏 亚洲舞王 水龙步梦 夫人,全球都在等你离婚 花涧无痕 天纵莫敌 我真不是你家大人 绝色炼丹师废柴七小姐 演员没有假期 渣男想要治愈少女 极致灵气 飞来客栈 僵祖次元之旅 天步九重 病娇王爷强行和我组CP 神奇植物在哪里? 一步一道 巅峰仙道 凡人修仙传 我有一座恐怖屋 重生大周女皇 黑名单上的守护者 重生八零:发家致富虐虐渣 剑卒过河 冥界大佬今天又吃醋了 捡到一只始皇帝 剑行九天 乃木坂的占卜师 何处桃花笑春风 万气争天 快穿之我真的不记仇 在柯学世界上高中 此刻,我为华夏守护神 永恒神荒 腹黑王爷的俏皮妃 异界之重甲暴力贼 奋斗在初唐 岁无 伏天氏 独宠旧爱·陆少的秘密恋人 皇帝保重 从黑化后开始神级选择 仙朝 梦剪三秋 千秋我为凰:火凤凰 开局拯救波之国 思锦书 全球中二病唯有我正常 万界之无敌反派 黑色玫瑰 茅山遗孤 一号狂兵 寻剑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1949我来自未来 城主别闹了 都市传说之 海贼之慎重的巴雷特 重生八零驭夫有道 暴躁小城主从良了 元灵法则 开局百万资源号 亲爱的小媳妇 明末凶兵 惊世狂凤:腹黑废材大小姐 百妖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