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shaoyang.jiuzhaoren.net > 穿越小说 > 醉卧江山 > 第三百八十七章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房里的香已经烧完,茶水早已冰凉,狂怒的赵宗昊也垂头丧气地坐了下來,连焦躁的力气都沒有,只剩下长吁短叹,心里满是担忧,为了他秦王一脉而担忧。

    这股忧虑的气氛使得房里极其压抑,直到苏牧轻轻敲击着桌面,最后一锤定音,缓缓站了起來。

    他走到书柜边上,取了笔墨纸砚,快速地写了一封书,交给了赵宗昊,而后轻声嘱托道。

    “这事情我也无能为力,只能让皇城司所有的人手,都交给柴进他们來指挥...”

    赵宗昊是知道绣衣暗察在大焱拥有着多么神秘和高深的威望的,因为这四个字无论朝堂还是市井,都是传说一般的存在。

    当柴进将这消息透露给他知晓之时,他也是难以置信,完全无法想象,这位才气冲天,文名扬天下的苏三句,竟然会是朝堂仅有的几位绣衣暗察之一。

    他本以为來找上苏牧,肯定能够看到转机,事情肯定会有起死回生的余地,然而沒想到,苏牧也只是在做表面上的客套,一点实际性的法子都沒有。

    苏牧看得出他眼中的失望,他甚至看到赵文瑄和赵如靖眼中已经泛着泪光。

    他们是天之骄子,他们雄心勃勃地南下,就是为了光宗耀祖,让他们皇族一脉能够更上一层楼。

    然而事情就败在了他们的手里,在所有人都不看好他们的情况下,他们将市舶司办得有声有色,为此不惜得罪了明里暗里数不清的势力。

    他们的父辈也备受压力,可以说他们是将家族的前途都赌在了这上头,孤注一掷就只是为了能够得到官家的垂青。

    然而终究还是被这从天而降的横祸,灭掉了他们光明而远大的前程曙光,这是极其让人泄气的一件事情,也怪不得他们会潸然郁卒。

    苏牧并非于心不忍,他知道这些年轻人还太过稚嫩,这是劣势,但也可以转化为优势,用來迷惑敌人。

    于是他轻轻捏了捏赵宗昊的肩头,严肃地朝他低声道:“事情不到最后,谁也说不好成败,即便败了,也未必会损失更多,同样的,有时候表面的胜利,也不一定能够带來想要的战果...”

    赵宗昊此时心里充斥着满满的失望甚至于绝望,哪里会多想,只是应付着苏牧,便带着苏牧的书信,转身要走。

    苏牧却又拦住他说道:“哦对了,我与柴大官人几个许久未见,思念得紧,劳烦世子转告一声,就说苏牧诚邀几位老兄弟來府里吃酒,让他们记得带上苏某那位朋友。”

    “先生的朋友么...”赵宗昊心里已经有些火大了,对于他们的事情,苏牧只是枯坐了一宿,也沒想出个头绪來,最后便用皇城司那些暗察子打发了事。

    这大局已定了,要这些暗察子护送船队又有何意义,这不是雪中送炭,连锦上添花都算不上。

    这样的节骨眼上,苏牧想着的竟然只是与老朋友见面吃酒,这让赵宗昊如何不恼怒。

    忿忿地离开苏府之后,赵宗昊便來到了柴进等人的驻地,如今市舶司的关口已经被他们彻底占据,层层把守,即便是赵宗昊几个,也通传了好几层,柴进才亲自出來,将他们接了进去。

    赵宗昊便将苏牧的密信交给了柴进,心里郁闷得紧,礼数上都懒得计较,闷闷地聊了几句,便要打道回府。

    而这时,柴进却有些突兀地问道:“苏先生还有沒有其他话要转达给柴某的。”

    赵宗昊微微一愕,扭头看了看柴进,又看了看柴进身边的朱武,看着他们似笑非笑的表情,他的心头沒來由便是一紧,不由将苏牧临了时嘱托过的话都说了。

    待得回到自己府中,赵宗昊越想越不对劲,彻夜辗转难眠,竟然越想越激动,便再也睡不着了。

    到得第二日,皇城司的暗察子纷纷出动,将市舶司关口附近都梳理了一遍,顿时让人感受到了山雨欲來风满楼的那种压迫感。

    柴进和朱武卢俊义三人交代好防务之后,用马车载满了海上的一些特产,不急不慢地往苏府那边去了。

    李沐恩留守驻地,见得柴进几个优哉游哉,不想着如何补救死局,竟然还有心情去拜访故人,与一个文人吃酒,实在有种烂泥扶不上墙的感觉。

    若非在扶余三岛之时,全凭这三人的勇力智谋,才将哈纳木给成功接了回來,李沐恩甚至都不想在这里多留片刻,直接带着队伍就回京请罪去了。

    柴进几个到达苏府之时,还未到中午,暖日融融,苏牧早已在后门守候多时,亲热热见了面,在门口驻足寒暄了一番,这才让他们进了府里头。

    就在他们进门之后,苏府周遭的隐秘之处,以及來來往往的一些贩夫走卒以及行人,才纷纷用隐晦之极的目光相互沟通,而后渐渐散入街道的人群之中。

    柴进几个并未前往客厅,而是跟着马车來到了后院,遣散了车夫和闲杂人等,只剩下苏牧和苏瑜两兄弟,这才掀开了马车的帘子。

    这马车里确实是些海外的特产,充斥着浓郁的海腥味,不过其中有一口大箱子,很快就吸引了苏牧的注意力。

    “你们也是瞒得我苦,若非我多了一个心眼,还真沒办法知晓这位朋友的存在...”

    柴进与朱武相视一眼,呵呵笑道:“这等雕虫小技,瞒着别人也就好了,又岂能瞒得过你。”

    卢俊义也不打话,扣住那箱子,咔嚓便打开了箱盖,里面传來一声剧烈的咳嗽,而后哗啦一声,一些个咸鱼之类的海产便涌了出來。

    但见一名毛发浓密,脸膛红黑的卷毛汉子陡然从箱子里坐了起來,胸膛上还带着殷殷血迹。

    “这两个是什么人。”那汉子显然非常的警惕,唰一声便抽出了一柄弯刀來。

    苏牧与柴进几个相视而笑,朝那汉子自我介绍道:“王子稍安勿躁,我是來帮你的。”

    哈纳木冷笑一声,用生硬的官话嘲讽道:“你们南朝人最是狡诈,我凭什么相信你们。”

    苏牧也不介怀,双眸微眯,直勾勾地盯着哈纳木,几乎一字一顿地说道:“因为你再沒别的选择。”

    哈纳木微微一愕,只是别过脸去,便再也不说话了。

    他确实沒有再多的选择了,渡口上那一千多厮杀汉子都保不住他,他又能信得过谁。

    自己落到苏牧手里,这厢人少,起码还容易对付一些,那群军汉子里却是龙蛇混杂,看谁都信不过的样子。

    见得哈纳木默许了下來,苏牧也就放心了,将他悄悄安置起來,又苏瑜亲自给他包扎伤口,这才与柴进朱武几个爽快地吃酒,一直到午后,才尽兴而归。

    柴进几个确实是尽兴而归,他们回到了渡口之后,便将苏牧交给他们的暗察子都集中起來,开始清洗队伍之中的老鼠,而后重重把控,突然起航,往汴京的方向返航了。

    与此同时,赵宗昊几个也到苏府走了一趟,而后将市舶司的事务都交给了苏瑜和刘质等人,灰溜溜地跟着柴进等人,进京请罪去了。

    虽然表面上风平浪静,但有资格参与其中的诸多势力,在地下世界早已掀起了轩然大波。

    无论背后是谁在动手脚,赵宗昊等人的离开,绝对是世家豪族和诸多地下势力的福音,因为他们也看到了市舶司获取的巨大利润。

    即便是回京请罪,但赵宗昊等人却带着市舶司的八十五万贯赋税,看在这笔钱的面子上,或许官家对他们也不会太过苛责,这也是犹未可知的。

    但也有人根本就不信这一套,柴进等人走得实在太过匆忙,而且赵宗昊几个人也动用了卫队,更让人吃惊的,潜伏在江宁的皇城司暗察子,竟然倾巢而出,跟着船队离开了。

    暗察子们在江宁经营多年,轻易不露面,因为一旦摆上台面來,他们的实力就会暴露,想要再潜入地下,可就很难了,这无异于赌上了整个江宁的暗察子。

    而且船队里开始清洗内奸的行动也突然就执行了起來,这种种迹象都在表明一个问題,或许他们的刺杀行动,并沒有得到圆满的成功,或许那个蒙古人,还在船上。

    于是整个江宁城地下世界的势力,都开始磨拳搽掌,跟着柴进船队的尾巴,开始北上。

    而且他们还纠集调动沿途所有能够动用的力量,开始进行下一步的计划,绝对不能让那个蒙古人,就这么被送回汴京去。

    船队走了,市舶司的三位首脑走了,暗察子也走了,连暗流汹涌的地下势力也都跟着北上了,虽然寻常百姓无法得知其中辛秘,但都能够感受到,整个江宁似乎清净了不少。

    而沒有了三位王子坐镇的市舶司,便只剩下苏瑜等几个小,转运使司和世家豪族们,也开始了鲸吞市舶司的行动。

    只是苏瑜好像对此并不是很关心,因着前番苏瑜与曹家雏凤的绯闻,江宁城也是津津乐道。

    而过了这么久,苏府终于有了回应了。

    这日天气晴好,苏家的长子苏瑜,带着满满一车礼物,往国公府去了。

    虽然大家不太知晓礼物是不是聘礼,但苏家在江宁的生意一天火过一天,家底也越发丰厚,那礼物甚至压得车轴都有些弯了。

    事实上,巫花容在国公府确实过得很滋润,虽然她还是有些不适应,但每天都像活在梦中一般,那是她这辈子从未见过的奢华日子,虽然少了惊险刺激,但她还是很喜欢这种醉生梦死的奢靡。

    而且曹嫤儿私下里也曾跟她透露过,过些日子,国公爷爷会带着她们一同到汴京去省亲,那汴京才是天底下最繁华的地方。

    巫花容正在想象着汴京城该有多繁华,却听下人朝曹嫤儿通禀,说是苏府來人了。

    巫花容心头顿时一紧,曹嫤儿也是有些激动,不过她的涵养极好,表面上并未看出什么來,只是轻描淡写的问了一句,听说是苏牧的兄长苏瑜來答谢,难免有些失望。

    女儿家的心思也就这么回事儿,不过对于国公爷曹顾來说,却又完全是另一回事儿了。

    苏瑜就在他的书房里,他见过苏牧的眼神,他本以为苏家的气运和才华,全都让苏牧一个人继承干净了,可当他看着苏瑜宠辱不惊的气度之时,他才发现,其实苏家的才子,一直都有两个。

    “苏某素知国公爷早已归隐田园,不问俗事,然事关国计民生,也就只能拜托国公爷了...”

    苏瑜指着书房角落里的一口箱子,如此说道,那箱盖咔嚓一声,缓缓打开了...

    曹顾的白眉一挑,微闭着的双眸抬了抬,看着那边方向,只是不语,但苏瑜却觉着,国公爷便像一头默默看顾着整片森林的迟暮睡虎,在关键的时刻,他终究是要醒來的...

    ...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江湖有信 还看今朝 仙武帝尊 我真不是谪仙人 夫人掉马后又轰动全城 天下第九 我的日常系进化游戏 九零女神算 穿越封神我成了纣王 大神你人设崩了 抗日之铁血兵王 步步红人 僵祖次元之旅 契尊 冲吖~墨鱼丸 游戏铜币能提现 天地生吾有意无 红色官途 吞噬星空之太上问道 风云之旅 至尊神皇 此间星辰 聊斋路长生志 三国:开局选择许褚当谋士 逍遥侯爷 妖怪主子就是我 穿越之庶女当妖娆 重生之都市少年至尊 超能觉醒 半仙 七公子传记 末世恋爱法则 捍卫荣耀 重生之年代纪事 仙宫 相见相离 战锤神座 异生之寒雨 仙道本逍遥 梦封真龙 易修乾坤 我在古代逃荒养孩子 剃头匠 沐沐无言 符皇 崛起之盲女 付少的戏精女佣 策江山:嫡若惊鸿 灰色灵魂 我在雨中等你的季节 网游之永生 不让江山 神医狂妃太嚣张 重生野性时代 三寸人间 大清九福晋 界起通天 重生之佛系生活 位面商人的踩坑日常 超神机械师 艳客劫 回到过去变成虎 大明1617 不死不灭 贞观攻略 美人唇香 被校花倒贴之后 一碗挂面 你是迟来的暖风 我真的不是龙傲娇 自海贼世界投影诸天 开局楚霸王 天使位面 猎关东 神话三国领主 欢乐英雄 美人唇香 权后 大宋:八岁皇叔做史官 圣尊之途 无上之缘 音隐之恶魔力量 我姐姐实在太宠我了 重生之九幽邪神 魂曜星尘 重生柳神,洪荒签到千万年 黄天之世 重生1988之首富人生 观之清香,饮之可口 烟花似暖月犹凉 六界守护使之凌云志 月华庭 星武耀 她之城传 母老虎升仙道 霍少蜜蜜宠:宝贝,你好甜! 开局八百海贼大军 晚明之我若为皇 锁婚,男神太欺人 五代梦 骑着电驴追飞机 朝思归 名门女帝 北宋假圣人 大唐签到十八年突然发现是西游 梦剪三秋 绝对暴力 源神觉醒 天耀星官 斗破苍穹 重生八零驭夫有道 三寸人间 我的总裁男朋友 因你繁花似锦 凤染君策 野犬破天 末世大回炉 末日轮盘 网游之纵横天下 青天祀 凤凰珞 黑魔法使 天启预报 我在都市召唤妖怪 神魔养殖场 逢魔神助攻 诸天探索者 佛系医妃有空间 神道丹尊 进击的黑月光 我要做秦二世 第十年之终于等到你 异界 正阳门庭 俊男坊 首辅娇娘 于新世界高举龙旗 庶女重生会算卦 乞丐王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首辅大人的团宠崽崽 道长去哪了 洪荒之开局成为龙族圣祖 烂柯棋缘 诛天大魔王 转世神医在末世 至尊武神 全能法神 摄政王的驭兽狂妃 重铸扎撒 美男咱有话好说 劫迟归 秘战无声 狂暴战兵 我有一张武学面板 重生女将不好惹 总裁抢占小娇妻 诸天 足坛幸运星 麻衣神婿 重生之贼行天下 从始皇陵逃出的长生草 剑起九州 止道为仙 崛起之盲女 回地球当个普通人 开局成猪:种田当古代富婆 五神传奇 案发现场捉拿傲娇老公 不灭武帝 魂穿名门团宠有点甜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 进化从穿越成一艘战舰开始 开局百万资源号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太荒吞天诀 相思长恨歌 仙门 妖女哪里逃 秦汉明月行 开局写出来神功易筋经 惜得珩世 永生诀 穿越山贼做皇帝 星尘武者 户外直播间 丰碑杨门 道则书 千万别拿正眼看我 灰之刃 精灵掌门人 绝色医妃倾天下 修真界败类 狼与兄弟 装甲假面战士光龙英雄传 开局拯救波之国 海贼之宠物为王 网游之神级村长 侠影仙宗 飞来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