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shaoyang.jiuzhaoren.net > 穿越小说 > 醉卧江山 > 第四百三十章 老太公啊老太公
    老太公实在太熟悉这些老宗亲和不成器子孙的做派,见得他们来到自己院子,便很清楚他们想要做些什么。∏∈,

    在这一方面,他何尝不是这样?他又如何能够责怪这些宗亲和子弟?

    他的大局观或许要比这些人强一些,目光或许比这些人长远一些,城府和阅历也丰富一些,但他毕竟是家族的开创者,是堂堂老太公。

    如果当初他一言决之,又有谁敢将苏牧一家驱逐出去?

    说到底,还是因为他对苏牧一家没有坚决到底的信心,他跟这些宗亲又有什么区别?

    事实上,在这些宗亲长老和子孙们没有找上门来之前,他一个人坐在客厅里,早已将事情想清楚了。

    苏家是他创下的基业,是他留给子孙的财富,他还盼着苏家能够崛起,能够成为名门望族,又岂能眼睁睁看着家族沦落?

    他的想法其实跟这些宗亲长老一般无二,拼着老脸不要,说什么也要向苏牧求求情,让苏牧主动过来认回这门亲,出面辟谣,消除误会,这么一来,非但没人敢动苏家,苏家反而会因祸得福,获得重新振作起来的能量!

    但出面之人不是苏清绥,也不是诸位宗亲长老,而是他老太公。

    也只有他出面,才能办成这件事情,要丢脸,也只能丢他老太公的老脸。

    因为在他看来,其他人想要在苏牧面前丢脸,说不定人家还看不上,而他对苏常宗和苏牧苏瑜,到底还是有些情分的。

    就在所有人都在感慨,大事临头,终究还是半只脚踏进棺材板的老太公出面支撑着之时,府上的门子撞撞跌跌就冲进了客厅来!

    “太公!太公!二少爷...二少爷上门来了!”

    “冒冒失失成何体统!哪房的二少爷?”老太公还没有训斥,早有宗亲长老在一旁呵斥起来。

    虽然天气寒冷,但那门子额头上还是冒出了一头的冷汗,临开口反而有些迟疑起来。

    “是...是...是苏牧二少爷...”

    “什么!是苏牧?!!!”

    “他来干什么!”

    “难道如今出人头地了,要来落井下石,看我本家的笑话么!”

    “说不得又是一番冷嘲热讽了,换谁都这样吧...”

    “哼,不过是个得意忘形的小人,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现在来我本家耍什么横!”

    “是啊,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当初你们将长房扫地出门之时,就该想到这句话了...”

    “你!你瞎说什么!他这分明就是来看我本家笑话的!”

    “别叫嚷了,难道你还不承认么,若非清绥这帮孩子嫉妒人苏牧兄弟俩,至于闹到现在这个地步?你们难道忘了当初咱们是怎么巴结宋知晋的了么?”

    “你这么能耐,看得这么清,当初这么就没站出来,我可记得当初是你提出要将他们分家出去的!”

    “......”

    “都给我闭嘴!”老太公一掌拍在桌子上,那茶盏子弹跳起来,而后掉落在地面上,啪嗒碎开,整个客厅终于清净了下来。

    最让他痛心的并非家族生意的衰落,也并非家族四面楚歌,而是这些宗亲和子孙,似乎从来就没有凝聚成一股同心之力,事到临头,他们考虑的仍旧还是自己,他们根本就没有将这个家族当成自己的,这才是让老太公最为痛心的一件事情。

    与苏瑜苏牧一家对比,本家为何会沦落到今时今日的地步,也就不难想象了。

    老太公便如同发怒的迟暮病虎,威严展露出来,谁人敢再多嘴一句?

    “你们刚才口口声声说要见苏牧一面,现在人主动上门来了,一个两个吵嚷嚷的,成什么样子!”

    老太公此话一出,诸人都老脸通红,是啊,如今人家是真的上门了,自己为何还如此激动?

    这是不是在说明,适才大家关于求助苏牧的讨论,只是单纯为了自己的利益,并非因为想跟苏牧一家重修旧好?

    即便到了现在这一刻,他们仍旧没有诚心诚意地接纳苏牧一家的意思,他们在潜意识里,终究还是将苏牧一家当成敌人或者陌生人啊...

    这是多么让人悲哀的一件事情,同宗同源的血脉宗亲,竟然会嫉妒到这种地步,而苏家的这种分歧,其实只是彼时社会的一个缩影。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类似这般的事情,又该发生多少?

    所以人都说人情似纸张张薄,即便本家兄弟都逃不脱这个规律,又如何不让人心灰意冷?

    老太公也没有心思再理会这些龌蹉事,他挥了挥手,声音之中满是疲惫,有气无力地沙哑着嗓子道:“诚心的留下,想走的赶紧走,上茶,待客。”

    听得老太公这么一句,大部分人竟然如蒙大赦,灰溜溜就都离开了客厅,能够留下来的连五分之一都不到。

    在他们看来,这事情虽然是苏清绥等人搞砸的,但老太公一天没死,天塌下来,终究是要他出面来顶着的,替自家儿孙擦屁股,可不就是老一辈的责任么?

    老太公已经对他们彻底死心,想起来满心苍凉,倒不如不想。

    他本想着出门去迎接一下苏牧,但想了一下,还是安坐在客厅之中,让通禀的门子,将苏牧给领了进来。

    巫花容跟着苏牧走进客厅,见得一白胡子老头孤零零地坐在堂上,两侧座椅上就那么三五个人,有老有少,却不曾见得女眷,毕竟这是个男人说话算数的时代。

    她也是听扈三娘等人说起过苏牧这桩家事的,苏牧对此并不会隐瞒,因为扈三娘雅绾儿几个是苏牧的家人,而又有彩儿丫头这个傻乎乎天真又单纯的小姑娘,加上曹嫤儿等人的熊熊八卦之心,几个女人叽叽喳喳早就把事情都给弄清楚了。

    按着巫花容的性子,以及她在烈火岛上的生存法则,她早就放出虫潮,将这可恨的苏家彻底灭了。

    这也是她跟着来的一个原因之一,她进入国公府之后,就再没有出手的机会,她的虫子已经饥渴难耐了。

    她觉着跟苏牧过来,说不定会有出手的机会,听彩儿丫头一把鼻涕一把泪说起苏牧一家的辛酸往事,她巫花容都替苏牧一家感到愤怒和不值,都觉着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可忍,婶婶也不能忍了。

    然而她的如意算盘终究还是落空了,因为苏牧根本就没有动手的意思。

    他确实对本家的行为很不齿,但他并没有任何报复之心,因为即便他对本家没有任何的归属感和认同感,但苏瑜和苏常宗都出自于本家,他不能做出让苏瑜和苏常宗伤心的事情来。

    而且经历了这一切之后,苏牧的视野见识早已不同往日,本家这些人,跟他已经不是一个档次的了。

    一个第二天就要入宫面圣的人,私自调查着天底下最神秘最强大组织的人,一个即将北上,妄图改变历史轨迹的人,还会因为家族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而大打出手?

    答案是不会的。

    非但如此,苏牧甚至没有因为本家没人出来亲自迎接而恼怒,他走到堂上,恭恭敬敬地给老太公行了子孙的礼,虽然没有下跪,但诚意十足,脸上没有半分弄虚作假。

    灯火之下,苏牧深深的鞠躬,当老太公笑呵呵让他不要多礼客气的时候,当他缓缓抬起头来,露出那两道有些狰狞的金印之时,老太公心头没来由一阵酸楚。

    大家都看到苏牧的光鲜,都羡慕他一朝成名天下知,可谁又想过他背地里受过多少苦,历经多少的生死危难?

    能够拥有这样的子孙,即便本家与分家之间有些龌蹉,作为老太公,难道他就不该为苏牧感到自豪和骄傲吗?

    这不正是他一直想要的那种子孙吗?这不就是他一直渴望着的,家族传承的希望吗?

    苏牧没有任何的倨傲,就仿佛当初的事情从来就没有发生过一般,他能够对老太公行礼,就是在表明自己对这件事的态度,他甚至用如此周全而恭敬的礼数,来告诉老太公,过去的事情并不需要介怀。

    这让老太公连丢老脸的机会都没有了,因为苏牧从来就没有想过要让他们丢脸啊...

    苏牧抬起头来,看着老泪纵横的老太公,看着左右两侧坐着的那三五个叫得出名字或者忘记了名字,或者名字跟人对不上号的宗亲们,突然感到很悲哀,为老太公感到悲哀...

    这是一个多么孤独的老人,他为了这个家,可以狠心将苏牧一家驱逐出去,可以让苏清绥这样的不靠谱青年来掌管家族的生意,可以拉下老脸来替子孙们承担责任擦屁股。

    这还是那个高高在上威严满满的老太公吗?

    不,这只是一个用心良苦,即便行将就木,仍旧想着维护整个家族和子孙的可敬老人,仅此而已。

    无论他的做法是否明智,无论他的手段是否光明,从动机上来说,老太公都是让人感动的。

    只是本家之中,又有多少人能够理解老太公的这番苦心?

    苏牧理解了,因为他在苏常宗的身上看到了这一点,在苏瑜的身上也看到了这一点。

    从这一点上来说,苏常宗才是老太公真正的传承,而苏瑜则是真正承袭了这种为家族可以牺牲一切的精神的第三代。

    有些可悲,也有些可笑,真正承袭了自己精神的,却是被自己驱逐出本家的长房。

    当老太公从苏牧的神色之中,读懂苏牧对他的理解之后,他忍不住自己的眼泪了。

    他没有求苏牧高抬贵手网开一面,苏牧也没有让他颜面丧尽,更是恭敬地行礼,给他保存了最体面的骄傲。

    可当他看到苏牧那清澈而坦诚的目光,他却感到羞愧得无地自容,即便分家这么久,能够理解自己煞费苦心的,仍旧是苏牧这一家人,能够继承他的精神的,仍旧是苏牧这一家人。

    而毋庸置疑的是,或许今后,能够让苏家成为真正的名门望族的,也将是苏牧这一家人。

    “或许这就足够了吧...我还真是贪心了...呵...”从离开杭州至今,两年多的时间里,老太公第一次展现出如此温柔的笑容来,便像一个早年丧妻,又当爹又当妈一把屎一把尿将孩子拉扯大,孩子却不争气的老父亲...

    “牧儿快坐下,兄长在江宁可还好?”老太公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想跟苏牧话话家常,聊一聊他日思夜想的儿子和孙子。

    至于家族的事情,他竟然再没有谈论的兴趣了。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大宋有种 英雄联盟之天秀中单 神医圣手 三国之大汉再起 总有奇葩想杀我 权谋天下:这个医女不好惹 思魂恋魄 首辅追妻计划 全职国医 从华山剑奴开始,签到十年 黑科技研发中心 危险,勿靠近 虐渣大佬不好惹 武傲天下 妙手天医在校园 修仙传 华氏春秋 魂帝武神 长姐她富甲一方 女帝直播攻略 从龙族开始圣杯战争 乱世布衣 突然成仙了怎么办 末世胖妹逆袭记 这个二郎神很危险 法相仙途 我的MVP男友 开局写出来神功易筋经 第九特区 官居一品 我有一座新手村 铁甲威虫之魔法之力 高冷霸总老想哄我结婚 命主扶沉 诸天大道宗 傅医生你红线牵错了 至尊剑皇 凡女仙葫 农门商女:悍夫来种田 我在雨中等你的季节 皇帝保重 我的相公是剑客 恒神传 斗罗之满级就下山 无极魔道 总裁的秘密恋人 演员没有假期 五代梦 秦汉明月行 重生之时尚女王 娱乐圈里的泥石流 女总裁的房中客 一代枭雄 催妆 天唐锦绣 唐砖 铠甲勇士死神 十年如一初 网游之盗版神话 女捕头 女王崛起:大神求交往 阴阳少年捉鬼记 网游之鬼影神弓 万界之无敌反派 极速爱情 风雨江山之金戈铁马 重生八零残疾大佬心尖宠 魂裔猎魂者 八零农家悍女 穿越山贼做皇帝 斗罗之武魂恶魔果实 小精灵之第五天王 王子传说 神圣罗马帝国 穿越农家锦鲤小福女 异世界人员管理档案 和亲太子妃的千层马甲 十万界 迷途的叙事诗 神迹·轮回者 绝色校花的极品高手 猿说 禁区之狐 勾魂儿 佛系医妃有空间 从2012开始 混沌天经 天外重生者 镐京出猎 狼与兄弟 韩娱从遇见知恩开始 源神觉醒 拯救短命王爷攻略 华夏道 东黎界 植体 我是出道仙 我真的是医修 登云台 我有一座恐怖屋 洪荒之创世宝典 战神狼婿 我快亏成麻瓜了 神道飞仙 腹黑太子极品妃 虎视何雄哉 天生韩信 此心不灭:找个机器人做男 仙君我要报恩 大将军的谋反日常 我的游戏角色是巨龙 首充六元的剑 每天都离现形更近一步 召唤万岁 重活之漫漫人生路 草包逆袭:傲娇夫君欠调教 大师兄捡到了小说大纲 无尽侠客行 重回九零她靠科研暴富了 卖假货的系统 金陵春 龙婿归来 恃婚而娇:少夫人她甜不可攀 人在大唐已被退学 源神觉醒 满级大佬修仙日常 穿越之我在唐朝捡男人 圣阳 重生之妃倾天下 于新世界高举龙旗 云胡不喜 重生之小确幸 无限之轮回轨迹 知否知否,红楼可签到 凌家有女:摄政王妃不好惹 修真高手在校园 猿说 我有一身被动技 吴少的娇妻不好宠 绝世剑仙幕后签到三千年 从收留青梅竹马开始 我的世界之元素之战 用砰砰砰砰开始 诸天大道宗 人在大唐已被退学 恒神传 千金不低头 醉玖 山海碑歌 重生八零驭夫有道 我的二十四诸天 在柯学世界上高中 一品龙妃 承包大明 贞观大闲人 网游之孽天败家子 东京渣男不需要恋爱 大国重坦 从斗罗开始推演诸天国漫 超级灌篮系统 墨桑 恃婚而娇:少夫人她甜不可攀 天涯孤鸿 突然成仙了怎么办 醉仙葫 六孛局非寻常报告 九日焚天 血腥异兽 慕嫡娇 梵仙传 女人就要狠 诸天大道宗 仙门 大宋:八岁皇叔做史官 取经路 17K问答大百科 娇俏小魔医 即鹿 1949我来自未来 烽火乱诸侯 网游之邪龙逆天 你说的一方海 忠犬世子宠妻无度 异世大符神 我能看到所有BOSS掉落 法者之尊 吸血鬼王的逃妃 惊世狂凤:腹黑废材大小姐 我的二十四诸天 倾世谋妃 首辅娇娘 修士家族 侯门嫡女如珠似宝 大荒神记 剑道第一仙 明与理 仙道符途 毒医狂妃之妖孽王爷欺上瘾 中国足球黄金一代 每天都离现形更近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