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shaoyang.jiuzhaoren.net > 穿越小说 > 醉卧江山 > 第五百九十七章 爷儿们
    没有了塞外寒冷的夜风,没有了飞扬的黄沙尘土,也没有了一眼望不到头的草原。.

    大名府的夜晚繁华如同汴梁和杭州江宁扬州等地,而城外的城根之下,就是大片大片走不动路,求着别人买自家孩子的饥民。

    童贯自认是个冷血之人,他的生活其实很单调,因为他没有了男人的根儿,最大的享受也就去了大半,对其他俗物,他其实要求并没有那么的强烈。

    民间之人皆认为他是个贪婪之人,其实他只是想证明自己仍旧是个男人,仅此而已。

    他在民间搜刮,其实很大一部分都是在为官家搜寻珍宝,虽然并非出自于官家的意思,只是他为了讨好官家的个人行为,但在杭州设立造作局,以及四处搜罗花石纲,这些可都是得到官家允许的。

    他对这些事物分得很清楚,甚至对自身的认识也很清楚,似陈东这样的太学生,都骂他是“民贼国贼”,骂他是祸国殃民的j佞,若说他从未介怀,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他比任何一个男人都要看重颜面。

    这也是他为何坚持要北伐,因为他需要军功,他需要登上除了皇帝之外,一个男人能够登上的最巅峰,以此来证明他并不比那些完整的爷儿们差。

    他羡慕甚至嫉妒苏牧,虽然他的脸毁了,但他有宗师的武功,有超凡的头脑,有过命的兄弟,有相伴的女人,还有值得付出一切的家庭。

    在他看来,苏牧几乎做到了一个男人所能做到的极致,可苏牧仍旧没有止步,他仍旧在努力。

    童贯并不明白,为何苏牧还要掺和这些烂事,他完全可以选择放下,只要他在官家的面前卸下所有,将情报部队交出去,至少能够获得一个国公的头衔。

    这对于只是商户出身的苏家而言,漫说光宗耀祖,绝对是祖坟上的冒出冲天的滚滚浓烟,才积累的功德,足以夸耀后世,也足以让他安享余生,从此往后与红颜相伴,过着神仙般的日子,岂不快哉?

    可苏牧却还在挣扎,他明明可以过得很轻松,却为何要活得这么累?

    他通关不是一个没有追求的人,他比绝大部分的男人都要有追求,但他仍旧无法理解苏牧到底在追求些什么。

    若说他追求军功,收复燕云,攻陷大定府,已经是千古奇功,若说追求文名,他已经成为了连官家都承认的第一才子,若说女人,他身边每一个女人都有着独特的魅力,甚至连大光明教都不敢小看他,无论黑白,苏牧都已经可以大吃四方了。

    那他到底还在追求什么?为何还要为了这些灾民,不惜赌上自己的前程,与王黼这样的红人作对,甚至不惜拉上种师道给他助阵?

    同样让他想不通的是,种师道竟然真的为苏牧呐喊助威,这让童贯感到非常的不可思议。

    种师道在边陲坐镇数十年,也在官场屹立了数十年,他沉默寡言,从不轻易表明自己的立场和姿态,很多时候都只是打哈哈的老好人。

    如今他的处境虽然比苏牧好一些,但仍旧没有排除“晚节不保”的风险,在这样的节骨眼上,他却跟苏牧走到了一起,这又是为了什么?

    童贯不明白,但心里又隐约看到了些什么,不愿意去深思,却又被挠得心里难受。

    他甚至有些迷惑,苏牧为何总是看这个朝廷不顺眼,一定要搞些事情出来,才能称心如意?

    他不明白的事情太多,只能说,道不同不相为谋,仅此而已。

    想了一夜,童贯从房间之中走了出来,呼吸着早晨那新鲜又带着些许清凉的空气,整个脑子似乎都清醒了过来。

    他打了一套拳,又耍了一趟刀,身子骨渐渐热了起来,额头上开始冒出细密的汗水来。

    小厮递上干爽的毛巾,擦了一把脸之后,那早已知晓童贯习惯的小厮又从武器架上取下了一把长弓来。

    童贯的身子骨已经活络开来,尝试着拉了一下弓,感觉还不错,正打算搭上箭,却突然停了下来,转过头去,便见得种师道站在他身后的院门处,脸上仍旧带着如常的冷漠。

    早在西北边陲之时,他们就是对手,虽然明争不多,暗斗也不少,较劲了十几二十年,终究没能成为朋友,即便经历了北伐这桩事,他们也还是没能说到一块儿去。

    在苏牧没有出现之前,种师道就是童贯心中最爷儿们的一个男人,镇守西陲,被誉为军神,这等荣耀,可不是随口吹吹牛就能够得到别人承认的。

    见得种师道来了,童贯也没有开口,默默转头,屏息凝神,弯弓如满月,箭出如流星,咻一声如奔雷疾电,那箭矢“铎”一声脆响,正中二十步开外的靶心!

    童贯有些得意地转过头来,微微扬起下巴,朝种师道冷冷一笑,后者却没有接招,让童贯颇有一拳打在空处的吐血感。

    “二十多年了,我种师道可曾向你开口求过甚么?”

    童贯没有接话,因为他隐约感觉到种师道接下来要说些什么,他已经是官家身边的宠臣,甚至能够与蔡京高俅等人所受宠爱相比了。

    可他却非常清楚,官家对王黼有多么的宠信,官家将王黼的府邸称为“得贤治定”,王黼家中的堂柱长出玉芝,官家甚至亲自到王黼家里看热闹,官家在王黼家里头御笔题写了九处亭台厅堂的牌额,对王黼的赏赐更是无人能及。

    种师道想让他站队,但他童贯已经达到了人生的追求,只要回到汴京,他就能够得到梦寐以求的名声,他还需要站队吗?他还有必要掺和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吗?

    答案是不需要。

    但他努力了这么多年,可不就是为了打败种师道这样的男人吗?可不就是让种师道这样的人,真正将自己当成一个爷儿们吗?

    现在种师道开口说软话了,他童贯能拒绝吗?

    答案是不能。

    在这一刻,他似乎全都明白了,真正的男人,不是在战场上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不是被誉为不败的军神,而是在迫不得已的时候,能够放下所有的尊严,守护自己心中的道义和信念。

    苏牧请求种师道一同赴宴是这样,种师道开口请他童贯帮忙也是这样,这就是苏牧和种师道的共同点,也是他童贯一直与无法进入他们圈子的东西。

    他一直想要证明自己是彪悍的,是充满男儿气的,他从不承认自己的失败,也不接受失败,即便失败了,也要赢回来。

    但苏牧和种师道,他们从不在意得失和成败,证明你是个爷儿们,并非看你能够赢得多少,而是看你能够付出多少。

    这就是区别。

    童贯其实一直很佩服种师道,虽然他从未承认,也从未正视过,他的心里对种师道充满了怨恨。

    因为种师道并没有尊重他童贯,从未将他当成一个男人来看待,那种孤高的目光,让童贯感到自己很卑微,也正是因为这种目光,为了获得种师道的一个肯定的目光,让他用平等的目光来看待自己,他才争斗了这么久。

    现在,种师道仍旧没有用平等的目光来看他,他在牺牲自己的尊严,换取童贯的支持,说到底还是看不起他童贯,并没有将他童贯当成他和苏牧那一类人,也就是说,在童贯心里,他还没有成为种师道眼中的爷儿们。

    轻叹了一声,童贯苦笑摇头,想了想,却将长弓平举,朝种师道说道:“s一箭。”

    是啊,他们在西北共事那么多年,争斗了那么多年,可从来都没有正面比拼过,哪怕在战场上,也是各自领兵,他没有见过种师道身先士卒拼死厮杀,种师道也没见过他童贯亲身上阵。

    种师道何尝不知道童贯的想法,他走到了童贯的身边来,嘴唇翕动了许久,终究还是从怀里掏出一个旧旧的军牌来。

    那木质的军牌已经被磨得极其平滑,上头的名字都已经无法看清,边角都已经圆润,显然一直被他随身带着。

    种师道从来都不是个多话的人,他第一次说这么多话,讲了一个故事,对象却是曾经最不屑于与之讲话的童贯。

    “这是我的第一个兵,很内敛的一个人,在凤翔府读书,家里头的人都死光了,才跟了我,自打入了营,从未说过一句话。”

    “他不懂武,日夜练着,也没比别人更强,身子骨不行,读书时候多病,家里有钱的时候又总到窑子里耍,身子早就掏空了。”

    “不过他打架很拼命,跟自家人打如此,跟西夏人打也如此,身上的伤疤多到数不过来。”

    “再后来,也就跟其他人一般,在战场上死了,没闭眼,最后一口气一直不肯咽下,就想问我一句,将军,我算个爷儿们了吗?”

    说到此处,种师道有些哽咽,仿佛又回到了当年的战场上,捏着军牌的手已经开始颤抖。

    童贯皱着眉头,似乎听懂了,但还不是完全懂。

    种师道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我当时对他说,文忠,从你脱下襴衫,提起铁刀的那一刻起,你就是个爷儿们了。”

    种师道微微昂头,仿佛又看到那个肤色黑了,但一双桃花眸子仍旧带着书卷气的小子,仿佛又想起了他临死前那句谢谢。

    有勇气提起刀,你就是个男人,对宋文忠如此,对提着铁刀长枪二十余载的童贯,何尝不是如此?

    种师道用一个故事,回答了童贯那没有问出口的问题。

    沉默。

    过得许久,童贯似乎全懂了,他哼哼冷笑了两声,而后将长弓塞到种师道的手中,故作洒脱地说道。

    “别入娘的罗嗦,s一箭,其他事再说!”

    种师道难得得笑了笑,而后将军牌交给童贯,掂了掂那张弓,仿佛第一次在西北战场s杀第一个敌人一般,屏息凝神,有些紧张,有些惊恐,却又拼尽了所有,全力以赴。

    沉腰,立马,气沉丹田。

    “咯扎!”二百石的硬弓被满满拉开,而种师道显然还有余力,闷喝了一声,继续用力。

    “啪!”

    长弓从中被拉断!

    童贯惊愕地看着那张弓,看着脸色微微涨红又快速消退的种师道,此时才发现,种师道何尝不是跟自己一样,一样不服输?

    “就当你答应了。”种师道拍了拍手,径直往院门外走,童贯陡然醒悟过来:“军牌...”

    种师道头也不回,往后摆了摆手:“你留着吧。”

    捏着手里那温润的军牌,童贯笑了,而后极其不爷儿们的湿了眼眶。

    种师道刚转过院门的拐角,便用手撑着腰,扶着墙站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气来。

    “老了...”他如是说道,而后僵直着身子,扶着腰,一步步慢慢往回走,晨光撒在他的身上,仿佛一个时代的消息,又仿佛消失之前的绝唱。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母老虎升仙道 游戏王之五代风云 重生农耕时代 重生之我是富二代 无敌天下 侯门庶女黑化了 卡尔戏三国 大丧失 重生黄金时代 三寸人间 近代战争 即鹿 锦衣成凰 能穿越的我该怎么浪 开局一座玉门关 被迫嫁给厌婚死对头 火爆天王 征踏仙途 荡宋 地卷遗册 超神圣骑士 千万别拿正眼看我 空之塔 开局世间无敌 神君他动了凡心 汉灵昭烈 楚乔传之风云再起 我穷的只剩颜值了 猫大人驾到 山海经年烟云过眼 只求一世逍遥人间 御鬼者传奇 三国之弃子 快穿之慢慢轮回 风水师秘记 城主别闹了 喂幺幺零吗 兽世狂情:兽夫大人真可口 快穿之我把大佬虐成渣 夫人掉马后又轰动全城 苍山剑侠 戏天玩主 左道倾天 从指环王开始 医妃难当:这个郎中不一样 这个吸血鬼不太冷 谍妃传 幻之章 无限折腾 葬阴人 影后每天都在上热搜 穿越之我在唐朝捡男人 大师兄捡到了小说大纲 剃头匠 重生逆流崛起 临渊行 奶团五岁半:魔王师尊求放过 凡女仙葫 我成了宗门老祖宗 龙象 仙道本逍遥 我是刀仙 洪荒大天尊 一世神游 三国之曹昂大帝 诸天大道宗 梦思卿 都市之 医妃凰途 痞子大少快走开 农家娇女:种田悠悠乐 工资到位斩仙屠魔 农家福女要修仙 天才医生 玉懒仙 神启者说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捡漏 武道霸主 从木叶开始的万能推演 修罗战婿 无限之轮回轨迹 前夫第九十九次求复合 诸天之盾者无伤 孤城重启 倘若地球能修仙 萌宝速递:总裁爹地快认领 破劫星 亚洲舞王 不死不灭 朢淵 萌妻来袭:我的女神是男人 云之彼端的少年 年长飞 大祝由 我的眼睛通晓忍界 边月满西山 斩仙者 妖怪主子就是我 我在雨中等你的季节 庶女重生会算卦 网游之近战法师 孙策的野望 无限版帝国时代 我家族长天天想着叛变 修仙狂徒 洪荒历 三国乱世战神 踏灵人 笑傲不群 黄金瞳 天雪星光剑 左舷 都市狂少 传奇剑神 嫡女贵嫁 仙魔三国大玩家 命运转盘师 策江山:嫡若惊鸿 汤小米加左轮 都市无敌板砖侠 替嫁王妃:娘子是朵黑心莲 重生之受宠世子妃 邪剑诸天 战龙无双 谍海王牌 从知否开始做位面商人 穿越西游之我爱你 lol小说尘埃 一个顶流的诞生 天步九重 阴阳至道 英雄联盟之超神之路 龙凤双宝:总裁爹地请关灯 鬼医狂妃毒步天下 末日之端 从现代飞升以后 斗罗之金银龙神 全球中二病唯有我正常 中华球王 黑篮之队友猛如虎 明天子 从1994开始 八字命师 济世药尊 首长有令 三国:超级结交系统 一境无敌 他年君归 七木笋 好人日记 宝瞳 暖男系神豪从环球旅行开始 星魂剑魄 欢喜小娘子 异生之寒雨 韩娱从遇见知恩开始 从诛仙开始的绝世剑仙 大靖日月 三国之曹魏虎兕 斗罗网游,开局获得选择系统 冰山美男,快上钩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爱情没有那么甜 红色官途 一切都是从笔仙开始 穿越之再见不如不见 重生之妃倾天下 世子很凶 穿越之庶女当妖娆 海贼之慎重的巴雷特 佐助的因陀罗轨迹 世界副本 球场狂徒 八年记 霍少蜜蜜宠:宝贝,你好甜! 凤征天下 神医帝女:爹地又求翻牌了 快穿之慢慢轮回 竹书谣 情忘星河 修真四万年 超神无敌 寂寞杀场 黎明又相见 可能是本假银魂 我在贞观开酒馆 我变成了神级修补师 重生之龙套姐姐的逆袭 疯王的女儿 凤凰珞 网游之永生 晋南春 永夜之帝国双璧 超级黄金指 重生之妃倾天下 陈道友,请你离我远一点行不行 大唐顺宗(唐朝吴老二)